中国政府网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环境部 | 湖南省人民政府网

拆围,拆出一片湖平水阔——下塞湖矮围拆除纪实

湖南省环保厅  时间:2018-06-27   【字体:    

  一眼望不到头的泥堤平坦宽阔,没有一处建筑,也没有一个人影。远处,水草中,偶有两三只白鹭掠过,颇有些“水滩鸥鹭啄鱼欢”的味道……625日,沅江市漉湖芦苇场居民张志文乘船经过下塞湖泥堤,不禁停了下来。 

  以前,这里是这样的——围堤横立,蜿蜒至天际。堤内堤外,水不相亲,完全阻隔,堤外湖水浩浩汤汤,而堤内芦苇一望无涯。 

  如今,这里跟印象中大不一样——空气中,隐约有着新翻泥土的淡淡味道。仔细瞧瞧,水、堤相接处,已经冒出一些嫩绿的水草。张志文知道,等到湖水涨起来的时候,内外湖完全连通,泡在水里的泥堤上就会长满水草。水退后,这些水草里的小鱼小虾会成为鸟类最喜爱的食物。 

  变化,源自22天前那场拆“围”之战。63日,下塞湖矮围全面拆除“攻坚战”打响。至615日,下塞湖18692.6米矮围、3座节制闸已全部拆除。 下塞湖矮围拆除,洞庭湖变得更加湖平水阔。 

  下塞湖矮围,不能再让人“心塞” 

  下塞湖地处益阳沅江市漉湖芦苇场陆地与南洞庭湖岳阳市湘阴县最北端水域交汇处,整体地形西高东低,涨水为湖、退水为洲。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当地为发展湖洲经济,开始建设下塞湖矮围,并发包给当地私营企业主开发经营。2011年后,为提高芦苇产量和杨树成活率,企业主采取开沟沥水、抬洲造林等方式,陆续在原有矮堤基础上加高培厚、筑建围堤,致使湖洲界线不断拓展并相继合拢,形成下塞湖矮围。至20144月,矮围占地27789.3亩,堤长18692.6米,横跨益阳的沅江市和岳阳的湘阴县。违法围堤成湖,严重影响了河道行洪、生态安全,并引发业主与渔民之间的矛盾。下塞湖矮围成为浩浩洞庭的一颗毒瘤。 

  洞庭湖是长江之肾。“守护好一江碧水”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湖南的殷殷嘱托。保护长江之肾,必须摘除下塞湖矮围这个毒瘤。 

  党的十八大以来,湖南省委、省政府践行习近平总书记生态文明思想,先后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湘江保护和治理“一号重点工程”、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特别对以下塞湖为重点的洞庭湖矮围问题高度重视,多次进行专题研究,部署开展专项整治。省委书记杜家毫、省长许达哲先后作出批示,要求相关地区和部门深刻吸取教训,进一步统一思想,提高政治站位,强化新发展理念,以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恒心和韧劲,确保这一问题整改落实到位,做到不留尾巴、不留死角,经得起全社会各方面的监督检查。 

  早在20147月,省政府专门印发《洞庭湖矮围网围违法违规捕捞养殖专项整治行动工作方案》,明确了专项整治工作的思路、原则、目标、任务,要求功能性摧毁违规捕捞、养殖的矮围,全面清除违法违规圈湖开展养殖的网围设施,恢复洞庭湖水域、滩涂、湖洲本来面貌。按照省政府部署要求,益阳市、岳阳市成立了洞庭湖矮围整治专项行动领导小组。沅江市对下塞湖矮围下达了限期整改通知书,将下塞湖矮围列为洞庭湖区矮围网围整治重点;湘阴县对下塞湖矮围情况进行深入调查和依法整治,20148月至20165月,先后5次下达执法通知书或行政处罚决定书。但所有这些行动,取得了部分效果,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下塞湖,让人“心塞”。 

  矮围成因复杂,难以自行消失。毒瘤一旦形成,摘除便需“壮士断腕”。 

  刮骨疗毒,全部、彻底摧毁下塞湖矮围 

  63日,全面拆除下塞湖矮围战役打响,湖南“碧水保卫战”的攻坚战拉开战幕。 

  这是一场不断加码的拆“围”战。63日,40台大型机械在矮围上一字排开,挖土机先将堤面刨松,推土机紧随其后将土推至堤脚。 

  610日,沅江自加压力,矮围上的推土机增至85台;613日,矮围上作业的大型机械达到129台,99台大型推土机、13台挖机、2台吊车、15台建筑垃圾转运车,在南堤、北堤、节制闸、房屋垃圾4个战场同步作业,在洞庭湖上演了一场气势恢宏的“百车大战”。 

  613日,湖南有史以来最高规格的生态环保大会召开,吹响了全力以赴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冲锋号。进入决战阶段的下塞湖矮围拆除一线的干部群众备受鼓舞,士气高昂。 

  615日上午,经过12天不间断作业, 7200多米长的矮围被削去4.56米不等,宣告提前7天全面完成拆除任务。 

  这是一场众志成城的“攻坚战”。益阳上百名党员干部,以及来自湖北荆州和湖南长沙、岳阳、常德、湘潭、株洲、益阳的上百名推土机手连续奋战了整整12天,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这边矮堤推平,立马开赴下一个区域;哪里需要油料,立马配齐;哪里有机械故障,立马维修…… 

  “一日三餐都是在推土机旁吃的。休息时间一到,立马就躺下去,再也不想动弹半分。”推土机手陈正春回忆。到615日“战争”结束,他整个人晒黑了。 

  对“攻坚战”记忆犹新的,还有从长沙、株洲、湘潭等地调集30多台推土机来参战的彭伟佳。每天中午,趁机手们吃饭时,他忙着给机械加油。烈日下,汗水朦胧了他的双眼,他也顾不上擦一擦。“我每天加油5吨多,汗衫又黑又湿,也不晓得那是油还是汗。”他呵呵笑道。 

  此次攻坚战,沅江市投入资金近千万元,投入推土机1113台次,完成土方量109万立方米,拆除堤上违法建筑2800平方米。 

  与此同时,湘阴县也调集施工机械,对南洞庭下塞湖矮围实施“夹击”,永久性刨毁。县里成立了由县委书记牵头、相关职能部门主要负责人为成员的“湘阴县下塞湖防洪清障指挥部”,定目标、定时间、定人员、定标准、定责任,确保打桩定位、有序推进。 

  63日凌晨起,虽然施工现场运程远、运输难度大,夜间航行不便……但在“不讲条件”面前,紧急调运的推土机、挖机等大型机械设备,隆隆开进现场。拆除期间,70多台套设备运行着,推土机来回奔突,挖掘机的“手臂”不停地上下翻飞。矮围堤上,上演着一幕幕拆除“大戏”。 

  湘阴指挥部各工作组人员24小时驻守在下塞湖水域,吃住在船上,想方设法克服施工条件恶劣、后勤补给难等重重困难,时刻紧盯拆除作业情况,做到任务不完成坚决不上岸、不撤队。 

  615日,经过日夜奋战,下塞湖18692.6米矮围全部推平,堤内堤外连通起来,下塞湖完全融入洞庭湖,不再是湖中之湖。 

  守护一江碧水,永葆“一湖四水”安澜 

   623日,湖南省林业科学院的3位专家来到拆围后的下塞湖,沿堤察看湖洲自然生态。他们放飞2架无人机,全面收集围堤内外各项生态数据。 

  省林科院生态研究所所长田育新告诉记者,矮围全部拆除后,堤内外全部连通,合体共生了。他们现在急需进行生态修复的是围堤及周边共一二千亩区域。 

  “让这近3万亩湖洲尽快恢复原貌,真正回归洞庭湖。”沅江市副市长王志强介绍,“拆围战”后,沅江市整治下塞湖采取4条后续措施,包括聘请专家拿出生态修复方案,彻底解除原湖洲承包合同,在规定时限内完成矮围区域所有牛羊等牲畜淘汰任务,严格“一案三查”。 

  矮围围网是洞庭湖上的累累“伤痕”。修复“伤痕”,痛定思痛,还需举一反三。去年底,全省124个前期整治不到位和拆除后反弹的矮围围网,全部实现捕捞养殖的功能性摧毁。为防止反弹,全省正在对已拆除的矮围围网进行“回头看”。 

  加强监管,要有长效机制。今年年底前全面建立湖长制,落实河(湖)长制责任,形成管理网络体系,加大洞庭湖监管力度。省水利厅将在洞庭湖区建立4个省级执法控制点(执法基地),整个湖区实现执法力量全覆盖、执法工作常态化;利用遥感卫星监测技术对洞庭湖实行动态监管,及时制止违法违规行为。 

  613日召开的全省生态环境保护大会,在对污染防治作出全面部署的同时,更传递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牢记总书记“守护好一江碧水”的嘱托,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上来,奋力开创新时代湖南生态文明建设新局面。 

  全省上下闻声而动,一湖四水成为主战场,水污染、水生态、水资源、水安全问题是集中火力攻克的“硬堡垒”。 

  取缔排污口、设置隔离防护、改造污水处理设施……眼下,全省县级饮用水水源地环境问题整治已进入冲刺阶段,县级饮用水水源保护区322个环境问题已整改完成282个,将在630日前全部整治到位。 

  …… 

  五年多来,湘江保护和治理“一号重点工程”持续推进,今年将完成第二个“三年行动计划”。几年来,湘江流域水质持续全面好转,流域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达到了96.4%。到2020年,湘江流域干流和主要支流水质将稳定在III类标准以内。 

  2018年开始,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有序展开,全面推进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城乡生活污染治理、采砂秩序整顿等十大重点任务和大通湖、华容河等九大片区集中整治。到2020年,洞庭湖湖体主要指标要达到III类水质要求。 

  盛夏时节,省级环保督察组出征,首批进驻7个市州。拿出铁腕,亮出利剑,彻底整治下塞湖,这还只是开始。守护一江碧水,永葆“一湖四水”安澜,这是湖南人民的使命,也是湖南人民不懈的追求。